新闻通知
当前位置:首页>>新闻通知
糜军实验室在Scientific Reports发表最新研究成果

 

 

2013年6月20日我系糜军实验室在Scientific Reports刊物上在线发表题为“MiR-21/Smad7 signaling determinesTGF-β1-induced CAF formation”的研究论文。

研究表明,恶性肿瘤的进展并不仅仅依赖于肿瘤细胞本身,肿瘤间质特别是肿瘤相关成纤维细胞(CAF)也参与调节肿瘤细胞的增殖和侵袭能力。正常成纤维细胞在血小板源性生长因子(PDGF)或转化生长因子β(TGF-β)等生长因子刺激下转化为CAF,被认为是CAF最主要的来源。然而,TGF-β1参与CAF活化的机制尚不明确。糜军实验室研究发现,TGF-β1体外诱导的CAF活化是由miR-21所介导的。在CAF活化过程中,miR-21调节的靶基因是Smad7,它通过与Smad7基因的3’非翻译区域(3’UTR)结合从而抑制蛋白质的翻译,引发Smad7表达下调。而Smad7对TGF-β/Smad信号通路发挥着负反馈抑制作用。更进一步的研究表明,敲低人成纤维细胞(hFB)Smad2、Smad3或Smad4表达可以抑制TGF-β1诱导的CAF活化,表现为阻止CAF标志性蛋白成纤维细胞特异性蛋白1(FSP1)表达上调。在Smad7稳定低表达hFB的敲除功能试验中,Western blot和Real-time PCR结果显示,与对照组比较,TGF-β1未刺激的Smad7稳定低表达hFB中FSP1表达在转录和翻译水平均明显上调。这些均表明TGF-β/Smad信号通路在CAF形成过程处于活性上调的状态,并对CAF活化发挥着调节作用。此外,TGF-β1可能通过上调hFB中miR-21的表达,从而促进Smad2/3/4复合物的形成。正常成纤维细胞Smad2和Smad7具有较强的结合能力,可能以复合物的形式而存在,TGF-β1刺激成纤维细胞及miR-21过表达,可减弱Smad2和Smad7的结合能力。因此,在TGF-β1诱导的CAF活化过程中,miR-21/Smad7途径发挥着关键性的调控作用。

我系博士毕业生李琼和张道祥为本文共同一作,糜军教授和东方医院熊伍军教授为本文共同通讯作者。

全文链接:http://dx.doi.org/10.1038/srep02038

Copyright2009-2013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 生物化学与分子细胞生物学系版权所有